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核心解读 >没有募款箱、没有退场机制、没有浩大的人数 原住民凯道抗争

没有募款箱、没有退场机制、没有浩大的人数 原住民凯道抗争

  • 2019-09-02
  • 385人已阅读

摄影◎郭晋玮

没有募款箱、没有退场机制、没有浩大的人数

小英冷处理  原住民备好厨房、帐篷

抗争何时会落幕? 马跃说:「时间是他们(蔡政府)决定,再怎幺样她的任期也只有三年而已,我们能做的除了在凯道抗争,还有我的校园演讲、巴奈的台湾一百场巡迴演出。」看似交出主动权,但其实把球丢到了对面的总统府。

文/张语羚、刘哲豪

「刚开始蔡英文每周三,从总统府到民进党开中常会还会经过凯道,但是后来就从公园路转弯了,不经过我们这里,不过陈建仁每天早上八、九点上班还是会走凯道。」纪录片导演、原住民电视台前台长马跃.比吼(Mayaw Biho)说起夜宿凯道七十多个日子的观察,还是既好气又好笑。

小英这次没有再度出现

没有募款箱、没有退场机制、没有浩大的人数 原住民凯道抗争

由马跃、歌手巴奈.库穗(Panai Kusui)及那布(Nabu Husungan Istanda)三人为主的原住民族抗争,从去年八月一日总统蔡英文在总统府内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揭开序幕,各族长老代表受邀进入总统府接受道歉,他们则在凯道上顶着烈日大声疾呼「要真相、要历史」。

两天后,也就是八月三日,蔡英文无预警地出现在凯道,先是热情拥抱巴奈,接着牵着她的手坐下来畅谈半小时,面对数十台媒体摄影机、群众手机录影,蔡细细解说政府在面对现行法律制度之下可以怎幺做,但此举似乎并没有顺利安抚抗议群众。

今年二月十四日原住民委员会公布《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围土地划设办法》,将原住民进行传统活动的「传统领域」入法,但与原住民团体的期望有落差,原本该被划入的範围含公、私有地达一八○万公顷,公告时却排除私有地,仅剩八十万公顷,原团质疑传统领域「被消失了」。

因此,二月二十三日,马跃、巴奈及那布三人选择驻扎凯道,展开一场不知道尽头在哪里的抗争。选在距离总统府前仅约五、六百公尺的台北宾馆旁,希望两个诉求:退回划设办法、原民会主委夷将.拔路儿下台,能获得蔡英文的回应,同时一如巴奈在凯道与亲友们一同录製的歌曲《原来的样子》,其中一句歌词:「不要以为你是局外人,没有人是局外人」,期盼吸引更多原住民族或汉族的关注。

只是这一次的抗争不若去年八月,蔡英文亲自上凯道沟通,七十多天下来最关心他们的政府单位是辖区内的中正一分局,每半小时就会有警察前来巡逻,今天多了谁、少了谁,警方都看在眼里,有时也会依据违反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等开单。